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伤感励志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励志

小城小事小感悟

时间:2016-2-25 17:22:59   作者:www.lizhi1314.net   来源:网络   阅读:89   评论:0

    小城小事小感悟


    这会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一篇不错的伤感励志文章,文章中讲述了在一个小城里,主人公身边发生了一些小事,而这些小事能带给我们一些不错的生活感悟,小编觉得平凡真实,很不错,这会就发布上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了。


小城小事小感悟


  2002年的时候,我在上初中,我的一个远房婶婶在镇上开了一家裁缝店,街上从小孩到老人都会去她的店里面量体裁衣,挑上喜欢的布料,给自己做一件新衣服。


  有一年寒假,我到婶婶的店铺里帮忙。即使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了有很多牌子的衣服,即使我自己已经开始去买成套的运动服来穿,但是这丝毫不妨碍我对于婶婶在缝纫机上工作时的那种痴迷。

  摊开一捆重重的布匹,扯下一块布,一把专用木尺,扁长的一块划粉,三五下一件衣服的轮廓就画好了,然后拿出一把很大的剪刀,这一刻婶婶开始把身子往前倾,半身匍匐在桌子上,左手按住布匹,右手持剪刀,顺着样板线条往前移动,她屏气凝神,嘴角还下意识的动起了节奏。

  没有任何迟疑,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剪刀飞往布匹的尽头,三两下就把一件衬衫外套的主体、袖子、衣领几个部分都剪裁出来。缝纫机上的她也是个极其专注的模样,脚下有节奏的踏着板子,右手一推转轮,针线孔如同安装上马达的机器,整齐划一的往前移动,拼接好的部分慢慢溢出来,直到堆满整个缝纫机的左侧。

  遇上拐弯之处,婶婶左手张开,五根手指娴熟地移动着不同的幅度,如同钢琴演奏家孔武有力的手指,布匹跟着她手掌上的力度慢慢转移、拐弯、加针,然后收线。

  我那个时候也学会了用缝纫机,但是仅仅止于给自己的布娃娃制作衣服,大人做生意的衣服我是万万不敢碰的。

  有一天婶婶拿来一条成型的裤子,让我帮忙收裤脚,裤脚部分已经用熨斗烫好了版型,我只需要把里边部分的那一小寸布固定就好。

  我拿起针线,线尾打结,然后穿进第一针,第二针的时候,需要用针尖把外层布最微小的一根纤维条穿过,这样裤脚外层根本就看不出针孔的痕迹,然后再是里面的布匹穿过一针,接着穿过外层布最微小的一根纤维条,周而复始,走成了一个整齐的W型。

  有时候穿外层布的纤维条用力过猛,就会看得出痕迹,所以我总是每扎进去一针,先从外围观察一下有无痕迹出现,然后才敢把针线穿过。几条裤子试验下来,我居然也开始也变得娴熟了起来。

  婶婶的店里还有另外一块买卖,就是床上用品,针线活做得不错之后,她就安排我去店铺的门口,负责看每天出摊的那些床上用品。

  枕头30块一个,50块两个,遇上比较精明的客人,你就45块也给他两个就好,但是不要一开始就把底价喊出来了,至于那些比较挑剔的客人,你就说里面有更好质量的,可以先随意进来看看。

  床罩被单都是颜色鲜艳的摆在第一排,然后按照布料舒服程度依次往后放,客人冲着明亮的颜色到我们这里,然后开始用手试摸布料,感觉还不错就会继续摸下一块,渐渐觉得里面有更好的选择,他就愿意走到店铺里头来看看。

  冬天的时候蚊帐是不好卖的,但是别忘了过年前后也是最多人办婚礼的时候,所以我们把大红色的蚊帐样品摆一件在门口,告诉客人我们有这样东西就好,置办嫁妆的人不会轻易做决定的,所以他自然会走进店铺里来挑选各种款式,所以你就不需要担心吸引这部分客人的问题。

  婶婶一点点跟我交代这些细节,然后她就走进店铺的角落里面缝制衣服了,我负责店铺门口的一切交易,至于我招呼到那些愿意走进店铺里逛逛的客人,再由婶婶起身接待。

  她从来不管到底我会不会,她只是交代了,于是就离开了。我也是之后才知道的,前面那几条用来做收裤脚的针线活,居然就是客人定制的衣服,我以为自己是用来当练手的,结果那天下午客人就过来取裤子了,他上下左右里外检查了一下,然后付钱离开。

  事后我还是有些害怕的,万一我当时弄得一塌糊涂,那好好的一条裤子就会被我给毁掉了。

  这时候有客人来了,果然问起枕头的价格,我极力平复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然后扯着响亮的嗓子说,枕头30块钱一个,我们这边有样品,你可以看看里面的棉花是很不错的。

  买一对能便宜一点吗?那你还需要搭配枕头套吗?我可以一并给你便宜一点的价格。枕套怎么卖?

  最便宜的有15,最贵的有80,你顺着这一排下来,看看哪个你摸起来舒服?

  客人是个比较年轻的阿姨,她真的把每一张枕套都摸了一遍,果然,按照婶婶的物品摆放原则,她又开始摸起了被单,嘴里念着要给自己上学的女儿挑一套床上四件套。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说,阿姨我今年也上初中,也开始住校了,学校宿舍的床铺很硬,最好挑一个质量不是很好的棉絮当成铺在下面的垫子,但是被单最好挑舒服一点的床单,至于用来盖上面的被罩跟棉絮就要更舒服一些的了。

  还有就是宿舍床小,不需要买奢华的那种四件套,挑一个一米二或者一米五的规格就好,女孩子比较喜欢干净可爱的图案,小动物或者小花的都不错。

  等我一口气说完这番话,这个阿姨终于从在店门口徘徊走进了店铺里,然后接下来的任务就交给我婶婶了。

  那是我促成的第一单生意,卖出去了一套四件套,两床棉絮,阿姨还给自己定制了一件西装式的外套,差不多快五百的收入。

  婶婶笑着跟我说,看不出你这么文静的小孩,说起话来还很不错啊!她不夸还好,一夸我就脸红了。

  我继续守在店铺门口的摆摊上,中午时分客人开始多了起来,很多大叔大妈在挑枕头,有些人摸几下就走了,有些问了价钱也走人了,还有人不买也不走,就一个劲得的说“为什么要这么贵,为什么要这么贵……”

  我想起之前婶婶也处理过这样的情况,于是我开口跟那个碎碎念的大妈说,您不买也没关系的,可以先摸摸质量看看,现在正是赶集的热闹时分,您可以去这条街上的其他店铺都走一遍的,就当边逛边游玩了,等您最后要买哪家了,再做决定也不迟对吧?

  果然,大妈听进去了,终于没有再赖在门口了。

  下午的时候我在忙碌中,来了一个女孩,说要买一整套床上用品。我在张罗中没有注意看她,只是随口一问,你是买来自己用还是送礼呢?

  她说我要用来结婚当嫁妆的。我于是抬起头,刚想说话,然后我就惊呆了。这个女孩,是我的小学同学,住在离小镇更远的乡下,因为上学比较晚,五六年级她到我们班上读书的时候,也已经有14岁了。

  或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在班上如同一个知心大姐姐,扫地抬开水搬书她都会去出一份力,半点埋怨也没有,每次考试前夕我们比较紧张的时候,她总是一副很镇定的表情安慰我们,不就是一次考试嘛!又不会死人!

  有天傍晚的时候她负责到黑板上摘抄作业,然后渐渐的我们看到她的裤子上有一片乌黑的血迹,女生们有些似懂非懂,男生们就各种交头接耳,甚至吹起了口哨。

  后来是有个女生上去提醒她了,她腼腆笑了一下,然后丢下粉笔,拿起自己座位上的外套系在了腰间,然后离开教室。

  学校的小卖部没有卖卫生巾这种东西,于是她跑去办公室,找女老师帮忙,当然这些也是我们事后才知道的。

  第二天有女孩问起她的情况,当时班上的女孩中就她一个人知道大姨妈这回事,于是她开始给我们解答这些疑问。

  现在想起来那应该是我第一次接收到性教育这个东西,家里的父母从来没有跟我讲解过这些知识,这一切见识的收获居然来自于班上的一个女同学。

  我对她的记忆,从小学毕业后就开始渐渐消淡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以为她是到了另外一所学校上初中,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个属于我读书寒假里的这一天,竟然就是她准备出嫁的日子。

  那是我第一次遇上这种有些小尴尬的境地,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她身边有一个男人,看上去比她大很多,感觉像是老实人,我把婶婶喊了出来,说这两个人要购置一套嫁妆。

  一般这种所谓的大客户,婶婶绝对是十二分的笑脸迎接的,果然他们挑了很多不同的款式,清一色的大红色系列,也不像那些大妈一样会斤斤计较价钱,就是搭配好了最后让婶婶帮忙打包。

  婶婶是个聪明的商人,她一起算下来给了1288还是1688的价钱我已经忘了,也说了很多吉祥的话,寓意百年好合好兆头一类的,我的这个女同学她也没有提出讲价,爽快的就付了钱。

  送她到门口的时候,我小声的问了一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她笑了一下,说我小学毕业去打工了两年,遇上了他,跟我是同乡,觉得还不错就决定回老家结婚了。

  我当时趁着人群吵杂,再问了一句,那你喜欢他么?

  那个时候我的价值观里还没有“爱”这个字眼,我只是觉得在一起的两个人,就应该是彼此喜欢了才是可以的。

  她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只是说了一句,达令,我跟你的命运不一样,真的。

  我送她离开店铺,人群中她有那么一瞬间的忧伤,她回头跟我示意告别,一种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的感觉,她的嘴唇很薄,樱桃小嘴一般,脸上有些跟我一样,开始发育期出现的青春痘。

  她很快平复了情绪,牵着身边那个男人的手,然后大步往前走,淹没在人潮中。

  我发愣了很久,突然惊醒过来,然后跑去找我的婶婶,我说刚刚那个女生是我的同学,可是我忘了告诉你要给他们一个便宜一点的价格了。

  婶婶说,他们这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结婚置办嫁妆,就是想图个好彩头,他们不会计较这几十块钱的,要是你不愿意把质量好的东西给他们,她会觉得你以为他们买不起,那样伤了心情,让客人不高兴不是我们做生意的真谛。

  我点点头。

  而后我又加了一句,可是她跟我一样的年纪啊!她怎么这就可以嫁人了呢?

  婶婶一字一句的回答我,你所看到的,仅仅是你认为的人生路上的规划行程,比如上初中读高中,考大学出来工作,挑一个喜欢的对象先谈恋爱,然后再结婚,但是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走这条路的。

  生活是有风险的,有些小孩是自己不喜欢上学了,有些小孩是被迫家里没有条件无法上学了,有些人是有的选的,有些人是没得选的,但是大家都是顺应着当前的状况作出选择,就像你现在是知道你想考上大学,但是你从来不知道你会去哪个城市,然后又遇见什么样的人对不对?

  我于是问,那这样的生活多恐怖啊!我不要,我不要那么早就体验社会的生活,我还想待在校园里要比较单纯的生活。

  婶婶说,生活由不得你自由选择的,你只能在仅有的条件下作出选择,比如你升学考试得先考出一个比较高的分数,然后才有资格选择你比较喜欢的高中对不对?

  这段对话就结束在这里了,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婶婶又裁好了一件样衣。

  当时那个年纪的我,只能体会婶婶这番话的表面意义,我只是记得那个下午已经是赶集的尾声了,店铺门口街道上的行人依稀减少。

  这时候,那个大妈回来了,嗯,就是之前徘徊在摆摊前面不愿意离开,又觉得枕头太贵不愿意买的那个大妈,她估计是觉得之前不好意思,于是假装是第一次来这里,然后问,这个枕头多少钱啊?

  我婶婶笑脸迎了上去,说阿姨您也逛回来了啊,要不要先进来休息一会?

  大妈被戳穿了,但是婶婶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台阶下,于是她开始夸奖起来,说你们这里真是热情好客多了,我去了其他店铺问起枕头的价格,让他们便宜一些,他们都对我爱理不理的,反正价钱都是一样的,我就愿意走回来到你这里买,给你衬托生意。

  婶婶帮忙打包好两个枕头,然后送满意乐呵的大妈离开了。

  我问婶婶,你怎么就能确定她一定会回来我们店里买呢?

  婶婶说,小地方的人都是比较斤斤计较的,一个枕头30块钱,她开价要30块一对,这根本就是无理取闹的讨价,去到任何店里都不会受到欢迎的,她就是要做出一番“我是买家,我可是有资本货比三家的哦!”的自豪感,那你就迎合她的自豪感,让她去其他店铺货比三家一下。

  人都是这样的,见到西瓜就丢了芝麻,但是永远都是以为前面会有更好的西瓜,所以总是对当前的状态是不满意的,这样的人你就让她去试错就好,市场价格会给她作出判断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一直赖在我们店铺门口不走,当时正是集市的热闹高峰期,这得多影响我的生意啊!从大格局上来说,我愿意放弃她这样一个成交机会,先把她送走,这样才能维持我店铺的成交率。

  婶婶说,这就跟肿瘤一样的,你得果断判断是良性还是恶性,不要拖拉,即刻下决心拿掉,不值得为这点小收入影响大生意。

  当时我理解这番话的意义,也是止于表面上的体会,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婶婶的确是在前几年得了乳腺肿瘤,她医治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来才慢慢调理过来,所以我以为她只是仅仅跟我阐述她的生活经历而已。

  十几年过去了,婶婶的店铺越做越大,也成了我们小镇上富甲一方的人物,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她一直是家里的主心骨,我们周围的一众亲戚只要有了生活难题,都会向她请教。

  我回忆起那个寒假在婶婶店铺里的那些日子,她给我讲述的那些看似无用的话,其实全都是人生哲理啊!

  周末的时候家里有大学同学来访,这个男生也是一个创业者,于是我们自然聊起这个过程中的一些琐碎事情,他说起自己初期建立团队的时候,一个人找办公室,办理各种手续,上招聘网站发布消息,24小时都在打电话求人过来面试,所有的压力重重袭来,有时候都开始怀疑这个奋斗过程的意义是什么。

  如今他的创业团队也有了一定的规模,各部门分工明细,有员工负责那些琐碎的事情,于是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在管理角度上去培训员工,说白了就是要跟员工讲述情怀,来维持他们积极向上的工作情绪。

  聊起这一点的时候,他说自己现在的压力相对而言没有之前那么大了,我开玩笑问了一句,那你现在作为领导人,给员工洗脑的本领是不是特别牛逼啊?你又是怎么学来这些的呢?

  他于是回答说,你还记得吗?大学的时候我误打误撞进到了一个叫做安利的组织……

  哈哈!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开始狂笑不止,话说这个神奇的组织,当年对于我们的魅力可真是不亚于如今的陈安之励志鸡汤啊!

  男同学说,他当时没有放多少时间在校园社团上,于是进去到了这个组织,他是个穷学生,没有钱买产品做代理,于是他就天天跟着那帮打鸡血的所谓“战友”一起去听课,看舞台上的人激情四射,配合着《我的未来不是梦》的背景音乐,为你讲述“日进斗金不再是梦!”巴拉巴拉的口号,然后开始听身边的那些大人做自我介绍,讲述成就伟大一生的宣言。

  他告诉我,虽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听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知道这个东西不大现实,但是我就想提前了解一些这个社会的多面化,可是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渐渐摸索到了该怎么把握一个点去说服别人,怎么言简意赅的引起别人的注意,怎么组织语言把一个道理推心置腹的让对方接受,然后再来下一步的高潮叠进……

  如今想来,到了这个学习任何知识都需要付出时间跟经验积累的职业人时期,培训这件事情对他而言居然就变成了一件轻松至极的事情!他没有多厉害的职场经验,可是他就是很会打动人,这一点用在他跟自己员工的管理上,对他而言简直是一件如虎添翼的事情。

  就在我还在脑补男同学参加安利组织那些宣讲会的搞笑时刻,他突然说了一句,达令你知道嘛!生命中所有的经历都是有用的!这是我的真心感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就是这句话,让我开始反思,生命中那些对我有用的经历的相关回忆,倒推回小时候,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个不长不短的寒假,我在帮这个婶婶打杂的那些日子。

  我的婶婶很普通,可是她又很不普通,她算是在我的家乡小镇上活得很明白的人,她跟我的叔叔都是体制内的上班族,然而她觉得夫妻两个人上班,虽然很是体面,但是她总觉得自己没有安全感,于是她不顾亲人的反对,辞去了体制内的工作,开始去做学徒学习做衣服。

  攒了一点钱之后她开始自己开店,给别人定制衣服,店面做大了就扩大其他的买卖,开始卖床上用品,她知道小地方上的人不太懂品味这件事,所以物美价廉的货物更能畅销。

  她知道自己只擅长做这一门类的生意,所以后来其他同行业的伙伴劝她一起改行去做餐饮等其他事情的时候,她果断的拒绝了,她总是谦虚的说自己只是个小生意人。

  患了肿瘤那几年,她果断把店铺关门,然后全心全力去治病休息,家人劝她把店面转租出去,这样可以有收入来源,可是她说万一别人把她那个店铺的名声做烂了,这个是将来花多少钱都挽回不了的事情,所以她也果断回绝了。

  果然,后来她病好了重新开张,生意比以前更加红火了。

  她也曾经有过婚姻问题,因为叔叔觉得生活过不下去太无聊了,提出想跟她离婚,结果发现房子车子一切都是婶婶的财产,更重要的是,连我叔叔的家人都站在支持婶婶这一边。

  没办法,离婚没有成功。

  几年过去了,叔叔每次来我家做客,都会说婶婶是个好老婆,要是当年不小心失去了她,那得是后悔的一件事。

  婶婶是个懂大道理的人,比如当年关于我那个早早出嫁的女同学,她告诉我人各有命,但是要学对在眼前所能拥有的条件下,尽可能的掌握人生的主动权;

  比如关于货比三家的那个大妈,她告诉我很多人都是废了很大精力投入一些小物件上面,她叮嘱我精打细算过日子不是坏事,但是千万不能因为斤斤计较而因小失大……

  至于关于做生意的那些顾客心理揣摩,基本上就决定了我如今的交际价值观。

  比如放弃一些不确定的人际关系,重点经营一些大客户人际关系;

  比如对于态度不好的人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因为他可能针对的是你这个枕头很贵不开心,而不是针对你这个人而不喜欢你;

  比如生命中所有的人都是过客,能结交上一份友情就珍惜,如果没有也不要耿耿于怀纠结于自己有没有错过些什么,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西瓜会更大还是更小……

  嗯,生命中所有的经历都是有用的,一个远房婶婶的普通生活逻辑,就足够给我这些思考成长了。

  对于那些后来成长岁月里更多的经历,尤其是遇上难题的时候,我虽然一样有压力,一样会惶恐不安,但是我内心价值观那根深蒂固的定海神针,就成为了我最后的承受支撑。

  我开始明白这些考验的到来,总是会有原因的,即使当前此刻我得不到解答,但是一旦我开始把它当成是一场功课在修行,这种状态即使对于改变困难的本身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对于我内心的淬炼而言,绝对是神奇巨大的力量。

  有很多人给我留言,说我们这些成长于小地方的孩子,没有那些机会去见很大的世界,没有办法从小就修炼出一份平常的心态,我该怎么让自己获得更多的内在力量?

  我的回答是,从你眼前的格局里,找到你觉得相对而言还不错的成功者,然后学习他们身上可获得的部分,拿来用以滋养自己的雨露,等你的阶段再高一点了,你遇上更大的世界,更有意思的人了,那你的雨露就更加有营养了。

  此刻回头,我觉得我的婶婶也算不上励志榜样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我那个懵懂而幼小的青春岁月里,在我那个甚至连价值观都不知道是什么概念的年纪里,她就是我那个阶段生命里的大人物。

  生活从来没有变得更好,只不过是我们自己变得越来越从容罢了。


标签:小城 小事 小感悟 
相关评论
本站部分素材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会及时删除,联系邮件:lizhi13142013#126.com(将#换成@) © 2010-2016 手机版访问 黔ICP备15001280号-2